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

FLEXIBLE 之旅-入夜不睡篇



是时候写一写我们住的地方,除了第一晚在车里度过,其余三晚都是在诗巫的伊甸酒店(EDEN INN)。住这里没别的原因,就是贪便宜,两张双人床的房间一夜才RM45。我们住三天,每人三十块有得剩。这里这么便宜应该最大的原因是教会经营的吧,要不然在市中心,哪里有那么便宜的酒店,也要多得玲的建议。

里边的设备就马马虎虎,但应该有的都有,还有冷气。就只是厕所天花板漏水,热水器失灵和一些小缺陷,基本是心满意足的。其实对住也没什么要求,我们在房里的时间很少,每一夜都超过十点才回房,早上六七点就出门了,这里只是让我们洗澡睡觉的地方。

从沐胶九点多才到酒店登记,其实负责人早些有打电话问我房间还要不要,当时我们还在半路。本来那晚很累了,但冲凉后恢复了一些精神,大家就决定吃充,从沐胶买回来的硕莪虫。在吃之前要为虫宝宝洗澡,拿个容器,装了水加了点盐,然后放入五只虫。为了更清洁,我还换了次水再洗一次,但这次热水放太多,虫宝宝一命呜呼了!虫虫不动了,也没那么可怕,吃之前当然要拍照留证明。

捉住头部,然后咬断身体,突然有想呕的感觉,但只是心理作用,慢慢品尝还是觉得味道并不错。其实味道如何,各有看法,难道每只的味道都不一样?大伟和良觉得相鸡蛋,玲的有点水果柿子味道,我的有点像栗子。。。其实大家吃后都没想象中的恶心,至少我们都把它们吞下了。

我们三个男生挤不下一张床,良就只好铺被在地上睡,我和大伟则在床睡但没被盖。没带被单是这次旅程的最大失策。大伟还带了手提电脑,可以做他的工作,但他也很失策,既然没带充电器。这一晚,我很快入睡了,因为太累了,几乎从开始都没睡到。大家都一觉到天亮,除了已经有一些岁数的良爷爷,早早就起身了。据说是四点多,无聊的他,做了什么,我就不是很清楚。。。

在第二晚的伊甸,下了场雨,睡不着,我就和良做车兜风。砂州的人比较少夜生活,不到十二点,街道已经冷清清,也不懂路,就乱乱转,反正也没其他车。从市区转到去小乡村,又转了回来,才用了一个小时多,兜闷了,就回房休息了。

今夜两位女生坚持要把被单让给我们男生,就在这一夜,很多怪事发生了。睡得不好的良爷爷,朦胧中看到有两个女生去上厕所,而且是连续的,但醒来后,玲和香香公主都否认上过厕所。是良发梦?还是有人梦游?还是幽灵?但最吓人的是,香香公主耐不了寒冷,一个人跑到了楼下柜台前的沙发睡觉。就知道耐不了冷,何必要好心让被单呢,自找苦吃了。又是良看到了,也跟着跑下楼看着她,楼下的大门是没关的,而且那个保安也只顾自己睡,一个女生在下面的确是很危险,辛苦了良牺牲自己的睡眠。

最后一个晚上,除了香香公主,我们都溜出来,不打算那么早睡。先去TINA家送回礼,然后我们到诗巫之窗,席地聊天。当时那里摆了很多灯笼,准备布置庆祝中秋,我们也没放过拍照的机会。那一夜讲了很多,一些是关于这次旅途发生的事,也有一些其他的事,但内容是我们四个人的秘密,不可以透露。也是这时候,大伟就和我说,可能隔天一早就要离队,我也没多说什么,我也明白他的烦恼。

这个晚上是最轻松,但也是最不舍的,因为一觉醒来就要离开了,真希望这个夜晚可以长一些。

3 則留言:

  1. 感觉上,这次旅途时间有点短。很舍不得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你们的旅程真有趣!:)

    回覆刪除